OA wx search
晉開新聞 政策與行業信息 通知公告 基層動態 媒體關注 晉煤新聞

貿易戰對化工行業進出口影響

發布時間: 2019-09-16 瀏覽人數:1599次 來源:本站

        2018年6月15日,美國政府發布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將對從中國進口的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其中第一批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加征關稅措施,第二批160億美元商品開始征求公眾意見。

       此后,中國批準對原產于美國的659項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25%關稅,其中對農產品、汽車、水產品等545項約340億美元商品自7月6日起實施關稅政策,對其余商品加征關稅的實施時間另行公告。美方聲明稱,如果中國采取報復性措施,美國將繼續追加額外關稅。對此,中國將保留采取相應措施的權利。

       2018年7月6日,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政策生效,中美貿易戰正式啟動。美國對中國擬加征關稅產品中,第一批340億美元清單中化工相關產品很少,僅包括部分輪胎及橡膠制品(應用于飛機),其余多為間接涉及,如汽車、半導體、電池等。

       2018年7月6日,中國對同等規模的美國產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政策生效。

       2018年7月11日,美國政府發布了對從中國進口的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的措施,幾乎覆蓋了化工上下游全產業鏈產品。8月2日,美國貿易代表聲明稱擬將加征稅率由10%提高至25%。9月18日該政策生效。

       2018年8月3日,中國決定對原產于美國約600億美元商品分4個等級加征5%~25%的關稅。9月18日該政策生效。

       2018年8月8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正式公布對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清單。第二批160億美元清單中,涉及化工產品有所增加,主要包括潤滑油及添加劑、聚乙烯、聚丙烯、聚異丁烯、聚苯乙烯、SAN、ABS共聚物、PVC、POM、PMMA、PTFE、含氟聚合物、PVA、聚酯、樹脂等。9月18日該政策生效。

       2018年8月8日,中國決定對原產于美國約16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關稅。中國公布的關稅清單中,基本上全為石化化工相關產品,包括煤炭、原油、芳烴、酚類、油品等基礎能源產品,C3產業鏈的丙烷、丙烯腈、丙烯酸聚合物,聚乙烯(PE)、聚碳酸酯(PC)、聚氯乙烯(PVC)、PA66、PA6、環氧樹脂、聚醚等塑料及聚酯產品,黏合劑,有機硅,潤滑劑,活性劑,貴金屬催化劑,部分殺蟲劑等專用化學品。9月18日該政策生效。

       這兩份名單中,部分化工產品竟出現了“雙殺”的情況,如,苯乙烯聚合物、聚異丁烯,出口要被美國加征關稅,進口也需要加征關稅,這對國內需要依賴進口原材料的下游企業來說將是一場巨大的考驗。長期以來國內多種化工原料依賴于進口,產品技術受制于人,隨著中美貿易戰的持續升級,多類進口化工產品價格猛增,甚至部分產品出現斷貨現象。

       2018年5月份以來,中美雙方就貿易摩擦進行多次談判,中方多次申明,反對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做法,不接受任何單邊貿易限制措施,中方歡迎在對等、平等、誠信的基礎上,開展對話和溝通。

       12月1日,在G20阿根廷峰會上,中美雙方就當前階段中美關系及中美貿易問題交換看法,雙方達成共識,停止加征新的關稅。中美貿易戰暫停。

       處在中美貿易戰風暴中心,能源和化工行業面臨著新考驗。從中美石化貿易額來看,2017年為476億美元,占我國石化進出口總額的8.1%。

       目前,中美石化行業存在產業結構差異,中國石化產業以加工貿易為主,能源稟賦導致行業原材料更為依賴進口,出口貿易則多為服裝、塑料制品、鞋類、輪胎等低利潤商品(我國化工產品整體出口比例相對較高,出口量/產量比例約為10.17%;出口比例較高的產品有三聚磷酸鈉、磷酸二銨、鈦白粉、R22、聚MDI、己二酸、硫磺、磷酸、TDI,分別為46%、37%、36%、33%、33%、33%、27%、27%和23%等);美國則以出口原油及基礎化學原料和高端化工品為主。

       短期來看,美國對中國征稅清單中涉及的化工產品雖然覆蓋了全產業鏈,但中國出口量不大,且外資產品較多,整體附加值較低。但長遠來看,中美貿易摩擦對行業的間接影響會很大,且具有一定滯后性。

       從美國的擬加征關稅清單來看,我國出口至美國量較大的家具、工程設備、玩具、紡織等都和化工息息相關。一旦下游產品進出口出現問題,將反過來波及上游的化工行業。

       相比出口,我國從美國進口的能源和高端化工產品較多(我國化工產品進口量/消費比例約為7.15%,其中,氯化鉀、丙酮、苯乙烯、純苯等產品進口依存度較高,分別為59%、32%、30%、22%),進口產品的價格上漲和渠道轉移對國內市場影響更大。美國石油、天然氣等能源產品的競爭力非常強,也是我國重要的能源產品來源之一。

       根據清單,我國對美國化工產品加稅清單中的化工品在2017年自美國進口總金額為95.58億美元,其中原油進口31.49億元,占總金額的37.7%;其次是LPG,2017年自美國進口金額為18.48億美元,占總進口額的20%。我國自美國進口原油的量今年還在繼續提升,美國原油出口對中國市場的變化會有較為敏感的反映,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可能加大油價的波動。

       如果大量能源產品被加入到我國政府的反制措施中,那么國內采購企業就需要更多將目標轉向別的國家,比如中東地區、俄羅斯等。短時間內,這會對企業的采購成本和渠道選擇造成不小影響。一方面,我國采購企業需要迅速找到原料供應的理想替代者,并在不影響正常生產的情況下確保產品質量、數量;另一方面,其他能源供應國家的企業很有可能會借機提價,增加我方采購成本。

       從雙方發布的首批加稅產品清單來看,涉及到我國自美國進口的83.54億美元化工品;而受影響的我國出口到美國的化工品約為2.35億美元。其中十種貿易額較大的產品被中美雙方同時列入清單,包括石化產業鏈的八種塑料類產品以及環氧樹脂、有機硅。

       美國從中國進出口化工品占美國進出口化工品總額的比重在7%,而中國從美國進出口化工品金額占中國化工品進出口總額比重分別為17%和26%,這反映了我國化工行業在總產值和國際競爭力上都和美國仍存在較大差距,中國對美國的依賴度要高于美國對中國的依賴程度。

       除石化上游需求外,還要注意中美貿易摩擦對國內乙醇和丙烷等項目的影響。乙醇方面,近年來中國從美國進口乙醇大量增加,而我國在之前提出的反制措施中就包括乙醇。也就是說,我國從美國進口乙醇關稅將進一步增加,這對國內乙醇項目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丙烷方面,丙烷脫氫(PDH)項目是近年來投資熱點之一,PDH裝置對原料丙烷的純度要求非常高,我國相關資源相對匱乏,一些國產丙烷質量無法滿足PDH工藝要求。因此,國內建設的PDH裝置多依靠進口液化丙烷。

       最近3年,中東和北美貨源大約占據了中國80%~95%的丙烷進口量,中美貿易摩擦很可能對一些慣有渠道造成沖擊,從美國采購原料的企業生產成本可能會上升。

上一篇: 應急部為危化品領域安全劃重點 下一篇: 2019上半年煤炭經濟運行分析與未來展望

搜索中心

×
500彩票_Welcome 智胜彩票_Welcome 500彩票_专业购彩平台 500彩票-安全购彩 500彩票-欢迎您